推荐MORE

马上评︱张鹭醉驾被刑拘:守不住底线,谈何守门?

马上评︱张鹭醉驾被刑拘:守不住底线,谈何守门?

天下足球官网

原创盘尼西林:敢想敢干才是年轻人该有的样子

日期:2020-06-11
我要分享

刚刚过去的夏天,一批摇滚乐队火速“出圈”。盘尼西林乐队因为优秀作品频出“圈粉”无数,但主创们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也令他们陷入了舆论的旋涡。如今风波远去,细想无论哪个年代,引发争议似乎是摇滚乐手与生俱来的特质,有人狂爱亦有人质疑是站上舞台的必然结果。

与深度文娱(ID:shenduwenyu)的专访约在一个周五的下午,记者在天津livehouse门口看见小乐时,他正穿着一件白外套戴着一个黄帽子,刚刚蹲下系完鞋带的他迅速站起身再次从工作人员手上接过琴,一副不想麻烦别人的样子。这样的小乐和舞台上那个光芒万丈又心直口快的形象似乎不太一样。但是当他看到我们,便又熟络开来,“好久不见”“哈哈,一年见一回” ,这场之前便约好的访谈就这样开始了,小乐终究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小乐!

2017年盘尼西林发布了第一张专辑《与世界温暖相拥》,当晚演出就引发了一次中国人聚在一起合唱英文歌的狂欢——那首2014年就已发布而后改用钢琴编曲并收录专辑的《再谈记忆》,成为他们每次来天津演出的必唱曲目,纵然观众总找不准从哪里进“say”这个单词,也挡不住全场合唱的冲动与温情。

“不友好的舆论,我并不在乎”

在模范偶像争相描摹nice人设、纷纷开启宠粉之路的今天,小乐的性格并不讨喜,站在综艺舞台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像是一种必然。人是复杂的,每个人都不可能只有单独一面,站在聚光灯下的明星们更是如此。他大概并不想因为性格问题再被消费,聊天过程变得有些拘谨,但是当他明显察觉到记者把嘴边的问题吞了回去时,又主动接过了话题。

“前一段时间,舆论对我们并不友好。之前独立音乐没有被曝光到过所谓大众视野当中,因此一些思维方式不被理解。但如果站在一个世界价值观来看,你会发觉年轻人应该这样,敢说敢干是人类起码的权利与自由。”

小乐在舞台上有一种自己控制不了的疯劲儿,一次盘尼西林演出结束之后,朴树跟他说“哥们儿,你太有样了!”小乐觉得这份称赞有点客气,他只是自己比朴树更放松,但同时不可避免的缺少了一些细腻。他认为每个人的喜好不同,比如他偏爱英文歌词的圆润与包容性,刺猬乐队的子建擅长工整的歌词,这是无法比较的。

和乐队的排练达不到预期时,他有时候会黑脸发火。他知道自己脾气坏,但他改不了,甚至根本不想改。不少人喜欢小乐性格和作品带来的反差感,一面是耿直无畏,而另一面却又是写出了《苏菲亚索》和《梦在黎明破晓时》的深情温暖,这种对立矛盾在他身上变成了一种有趣。

见惯了恭敬谦和的选手,在《乐队的夏天》里小乐没接受高晓松老师的建议,让不少人大感意外。此后盘尼西林在官方微博对此做了回应。

“虽然我们抱着轻松和娱乐的心态来到节目里,但音乐是我们最尊重和在意的事。对于作品和现场来说,我必须坚持自己的,即便是大段器乐演奏也不能剪掉一秒、即便是语法有问题那也是我们的作品。即使今天不是晓松老师,换作世界上的任何人,都不可以让我更改我的词曲。”

之后网络上在一片声讨与力挺之间,出现了中间选项。有网友称:“盘尼西林太有意思了,小乐是唯一一个这么爱装,还能让我喜欢得不得了的人,非但没有想骂他反而还觉得他好酷。”

小乐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歌会是什么样,出来以后会给人什么样的感觉。 因此任何与音乐无关的讨论与评价都显得不那么重要,音乐人与听众之间,真正的沟通在旋律里。

“音乐和足球是上苍给予的天赋”

人会出自本能向自己喜欢的东西靠拢。2014年,小乐停掉了盘尼西林乐队的活动,去往英国留学。这一年,他在学校队里做助教帮助小孩子们做足球热身运动,给孩子们放音乐听。他自己踢业余联赛,看摇滚现场,也写歌。

《乐队的夏天》里,乔杉揶揄地问小乐,你在曼城留学一年范儿就这么正啦?想必留学对于小乐来说只是一个决定,内心对摇滚、足球以及对多元文化的好奇心,让他经历了自我认知多次被打破重建的过程,最终形成了现在的自己,而英国的城市气质将英伦摇滚的阴郁与浪漫在他身上不断加深。

小乐坦言,自己近两年听的摇滚乐并不多,他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自由纯粹的古巴音乐。在他看来,音乐的地域性与球员风格密不可分。英国与德国的音乐大多以大拍为主,足球打法也比较直接。而像哈维这样停球转身都非常有节奏感的球员,多半从小受佛拉门戈风格的影响。

音乐与足球,本就有些相通之处。乐手和球员一样,在不同的位置上互相配合、互相成就。乐队的每一次专场演出就像在主场踢球一样,歌迷与观众都能让整个事件得以完整。

小乐深信一个人的出生,上苍会给他一些gifts,可惜有的人一直没有找到。

他觉得他是幸运的,他认为自己是为音乐与足球而生的。命运在一开始给了他足球,但没能长期让他从事这项运动,而后来音乐弥补了这一遗憾。从此音乐与足球一直持续地在他身上发生联系,直到最近他开始与球队进行跨界合作,甚至开始尝试解说。

新专辑中的歌曲《东方明星》在歌曲结尾部分,加入了2012年5月13日最后一轮英超联赛的解说录音。在提到这场比赛的时候,小乐脸上是挂着笑意的,这对于鲜少微笑的他很难得。

他耐心地告诉记者,这场比赛是如何的经典。当时曼城主场迎战女王公园巡游者,第94分钟阿奎罗上演绝杀,帮助曼城时隔44年后再夺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。在为这首歌最初编曲的时候,有一段只有鼓、贝斯和电吉他被摩擦成“呜啊~呜啊~”声音,总觉得缺了些内容。而当天小乐正在youtobo上看视频,突然觉得或许可以尝试加一些现场感例如解说的东西在里面,于是他们争取到了曼城足球俱乐部对于录音的授权,一首好玩儿的歌就这么诞生了。

“我还有个心愿是做个足球教练”

2017年,专辑《与世界温暖相拥》面世,转年他们便拿到了迷笛奖最佳年度摇滚新人奖,成为90后最有锐气最有前景的一支乐队。而今夏的综艺《乐队的夏天》,则让他们再次火爆。面对名次争议,盘尼西林给出的官方回复是:一切努力都不会被掩盖,名次不代表一切,好的音乐会被人发现。

小乐说希望被铭记的方式是,多少年后自己都老了,在午夜时分依然有人拿出自己的唱片,看着它转动,听着那些夜幕里荒谬又美妙绝伦的故事,那便是永恒。

在谈及因《乐队的夏天》而大火的盘尼西林改编版《New Boy》,小乐介绍了编曲的初衷。“在思考改编这首歌的时候,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插电形式,或者准确的说是半不插电形式。在我的认知里真正好听的音乐就像漂亮的女孩儿,是不需要刻意的设计跟修饰也会散发光彩的,那才能真正称之为美。”

这首歌的开头几句将时间拉回到了2000年左右,是他的少年时光。那时朴树刚刚发行《我去2000年》,小乐7岁,还不会弹吉他,是个每天做着足球梦,想成为像罗纳尔多那样足球明星的少年。

在童年时期,他最早接触的乐器并非吉他,而是小提琴。5岁的他开始接触西方古典音乐的教育,贝多芬、舒伯特这些音乐家带给他旋律的启蒙,家里都是刻录的磁带,每天不断拉琴不断听。他很感激自己生长环境的丰裕,让他无须为所谓物质层面的东西发过愁。

物质是艺术的基础。

当被记者问及,物质层面得到保障之后,自己是否能像许多西方国家的艺术家一样,保持长久的创作力一直到老年,小乐表示没有问题,但话锋迅速一转,坦言并不想就此定义自己。

“有一天不能写了,那就不玩了。我还有下一个心愿没有完成,我想做一个足球教练,也许四五十岁的时候我可以去欧洲做个足球教练。那时候也许盘尼西林解散了!也许我自己做着盘尼西林,一年回国演个几场!”

盘尼西林代表青霉素,它有治愈的功能。而盘尼西林乐队让更多人懂得:治愈不在于给出多少心灵鸡汤和人生指南,而在于真正的看见和懂得。用旋律,用文字,用独特的气质,共鸣你!

小乐 盘尼西林 足球 曼城 朴树